中新社江西鄱阳7月12日电 题:夜探江西鄱阳昌江圩防汛前线:面前是洪水 身后是家园

作者 刘占昆 姜涛 刘力鑫

11日21时,江西饶河鄱阳站水位突破1998年历史极值22.61米,比此前预测提前了16个小时。同一时光,中新社记者正穿行在江西鄱阳县朱家桥村至江家岭村一线的昌江圩堤上。

“我在这巡逻守堤,既是为了自己的小家,更是为了鄱阳县这个大家。”67岁的朱家桥村村民朱良贵说。记者见到他时,他正侧坐在圩堤上,注视着面前这条暗藏着危机的河流,而在他身后不远处,便是自家的三层楼房。

7月11日晚,江西鄱阳,67岁的朱家桥村村民朱良贵侧坐在圩堤上,不远处便是自家的三层楼房。11日21时,江西饶河鄱阳站水位突破1998年历史极值22.61米,比此前预测提前了16个小时。 中新社记者 刘占昆 摄

“我很担忧自己的房子会被吞没甚至冲垮,所以决议和儿子两个人轮流值班守圩堤。”朱良贵告知中新社记者,他们巡堤时如果发明险情,就会敏捷上报,“抢险人员就会过来抢修。”

同样住在圩堤邻近的村民程志强说,他一天要来堤上看三四次,就盼望河水能降下去,可水位却一直在上涨,“我心里难受,担忧得很。”

7月11日晚间,武警江西总队灵活支队官兵在鄱阳县江家岭村昌江圩抗洪一线搬运沙袋。许书灿 摄

当晚,在朱家桥村至江家岭村一线的昌江圩堤上,像朱良贵和程志强这样自发前来守堤的当地村民还有很多。他们相互之间间隔数米,共同守护着这条守护他们家园的圩堤。

除了自发守堤的村民之外,记者在圩堤上还遇到了骑着电动三轮车,打着手电筒,由当地村委会组织的巡堤队伍。据参与巡堤的村民介绍,他们平均一小时巡逻一次。

沿着圩堤从南往北走,记者发明昌江水位早已上涨超过了固有圩堤的高度,整条昌江如今宛如一条“地上河”,被临时用来加固加高的沙袋和泥土招架。在一些底本就比拟低洼的地段,河水甚至漫入圩堤内侧,地面满是积水和泥浆。

7月11日晚间,在鄱阳县江家岭村昌江圩抗洪一线,官兵们正在应用沙袋加固堤坝。许书灿 摄

“昌江水位大概在9日晚间就逐渐漫过朱家桥村段的昌江圩堤。这道防线就是维护县城的,而且堤内堤外水位落差很大。”正在此处巡堤的朱家桥村支部书记戴红波告知中新社记者。

连续上涨的水位导致鄱阳县朱家桥村至江家岭村昌江圩堤坝呈现漫堤险情和管涌,部分地段水位已超地面。加之长期受高水位浸泡,随时有溃堤危险,严重要挟当地大众的性命财产安全。

“为了维护村民的性命和财产安全,我们已经通知他们做好随时撤离的筹备。村干部一家家上门给村民做工作,目前部分村民已经转移,家里一楼的家具电器等主要物品也已搬至更高楼层或转移到其他处所。”戴红波说。

记者分开昌江圩堤时,已近清晨。从圩堤北边往回走,一路还能看到很多守堤的当地村民。而在紧邻昌江圩堤的湖城大桥上,也凑集着很多关怀圩堤情形的大众。

对于拥有160万人口的鄱阳县大众而言,昌江圩堤面前是无情的洪水,身后却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