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庆贵的故乡在陕西佛坪县,这里森林笼罩率超过90%,境内野生大熊猫、羚牛、金丝猴、朱鹮“秦岭四宝”齐聚。2015年第四次大熊猫调查成果显示,这里野生大熊猫有130只左右。

20世纪70年代末,为了维护野生大熊猫及森林生态体系,国度在佛坪设立了维护区,不但要限制开发,而且一些当地农户本就不多的山地、林地也要“让”给大熊猫们居住。何庆贵所在的三官庙村就位于维护区的核心区,随着维护力度加大,2006年这个村整村搬迁。

令何庆贵没想到的是,才与大熊猫告别没多久,他就又重新回到山上,成为一名“熊猫向导”。

因为熟习大熊猫的运动踪影,加上“山路都在头脑里刻着”,每当有科研人员上山考核,人家就爱好雇他。“老何是不二人选。”这种朴实的确定,让他感到,这份职业他能干到爬不了山、走不动路那天。

“2013年以前,我和科研人员几乎在山上一待就是半年。”草密林深,常常还会与野活泼物不期而遇,他乐享其间,报酬也可观。但渐渐地,何庆贵发明,自己被一些更为科学化的手腕所代替,比如红外相机和不断更新的监测装备。

近年来,我国不断加大生态维护力度,一些先进的智能装备和监测方式被利用于动植物维护中。借助现代通讯、地理信息和大数据等技巧手腕,科学研讨的正确性进一步晋升,也更有利于晋升生态维护的成效。

“现在,每年上山就二十几天,跟以前相比差远喽!”何庆贵是有些难过的,倒不是感到自己收入少了,而是因为一种面临“失业”的不知所措。这种感到和当年得知一家要搬迁下山时的感到类似。

何庆贵也庆幸,在当地政府的号令下,他早早地养殖了土蜂,还种植有100亩山茱萸。春天,漫山遍野的山茱萸花染黄一面面山坡;秋天,色彩如枸杞一样的山茱萸果实成熟,作为药材也能卖上好价。

这次上山,何庆贵是要去查看自己养在山上的土蜂。“尽管向导这个职业干不下去了,但我现在每年靠土蜂蜜和山茱萸就能收入4万元。”何庆贵说,失业后现在又有好谋生,日子也挺好。

多年来,何庆贵的故乡佛坪一直保持“生态立县、林药兴县、旅游强县”的发展战略,走可连续发展之路。良好的生态环境也带火了旅游业。2019年,佛坪全县旅游创收7.07亿元,同比增加36.75%。“每逢节假日,酒店和民宿都是客满。”佛坪清水湾酒店负责人说。

“我们县生态好嘛,现在吃的就是‘生态饭’。”佛坪县长角坝镇沙窝村是当地的乡村旅游示范村,村里代代红农家乐老板代辉说,沙窝村现在有100多人从事乡村旅游业。

尽管上山的日子少了,但何庆贵感到,自己与大熊猫为邻的密切感还在。“生态越来越好,大熊猫经常溜下山来,有时看见人,转个头持续吃竹子,一点都不怕。”他说,“大熊猫已经成了我们生涯的一部分,守护好它们就是守护我们自己的生涯。” 【编纂:黄钰涵】